百里酚蓝

© 百里酚蓝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荣耀水军异闻录][乐天]Young&Beautiful

看惯了正文再看这篇第一反应是这真是同一个背景吗吗吗吗,然后就被虐吐血了(die

朝闻道:

虐cryT_T


= =.:



1




张佳乐也不记得自己怎么跟黄少天搞上的。搞这个词不怎么文雅但也没有什么更贴切文雅的词来形容他和黄少天的相处模式了。 




这么多年下来一直也没混上个男主,一部部电影话剧各种风格类型尝试一遍,威亚吊断过肋骨爆炸震出来过暂时性失聪,男配男配偶像偶像的张佳乐已经习惯了。大不了从来再来呗,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片酬代言出场一路水涨船高,就那股念想一直悬在那里,空空荡荡又嗡嗡作响。 




常言说量变积累导致质变,从来再来积累着积累着,终于幻化为心灰意冷,或者大彻大悟。 




那天张佳乐照常早起健身,其实十几岁刚出道的时候他懒是懒得不得了,到了霸图公司合约明文规定,加上年事已高新陈代谢没那么立竿见影,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良好习惯。他跑着跑着,就心灰意冷,或者大彻大悟,给经纪人林敬言打了个电话。 




张佳乐:老林,我觉得有点没劲。 




林敬言:晚上soho的剪彩是有点没劲,你露个脸找于锋拍几张照片就走吧。 




张佳乐:不是那种一晚上一个活动的没劲,是真没劲。你说我图什么呀。 




林敬言听明白了,顿时觉得有点没辙。张佳乐没演过男主不假可光百花男配就拿了四个呢,一线明星那是人求他啊。想来想去,还是得耐着性子哄。 




林敬言:你就是累了,晚上别去了,我找小宋帮你顶一下。 




张佳乐:不是累了,是真的没劲。 




林敬言:…… 




沟通来去,林敬言发现张佳乐是真的,没那个追求了。 




心心念念了很久的东西老是求不得,简直成了魇,成了业障,成了心魔。张佳乐这么大梦初醒,对他个人是个好事,对霸图娱乐和对他林敬言,那就不一样了。 




想到这层林敬言又有些愧疚,要是给他争取到个主角就好了。 




林敬言:我跟公司商量下吧。 




商量下来,过了几天霸图娱乐出了通稿,忧郁小王子张佳乐暂别娱乐圈,将前往英国皇家艺术戏剧学院深造,敬请粉丝期待演技更上一层楼的张佳乐荣耀归来。 




林敬言嘱咐张佳乐。 




林敬言:公司也理解你的心情,你呢,就好好休息。 




张佳乐:哦~ 




林敬言:反正是花钱,你高兴就去听听课,不高兴就别去,不要勉强。 




张佳乐:好~ 




林敬言:蓝雨广告那边会三五不时来给你拍拍照爆爆料维持曝光率,你多少配合一下,这方面还是不能太任性,知道? 




张佳乐:知道知道。 




林敬言又犹豫下。 




林敬言:别的方面,也要留神点。别掉以轻心。 




张佳乐嘻嘻笑起来。








2




林敬言说的别的事不是别的事,正是那档子事。 




圈内年轻漂亮的肉体一抓一大把,玩什么都有人乐意配合。张佳乐卖相好,有好奇心,脾气随和,名气大,圈内人脉也不错,不论从单纯开心的角度还是什么其他角度都是好搭档。 




他疯起来是真疯,不过在大家都疯的环境下看起来倒还属正常。 




林敬言去酒店捞过他,张佳乐冰散到一半,整个人是懵懵懂懂的状态,皮肤潮湿滑腻,见他来了挑眉一笑,还有几分喜悦天真。 




但人家吃的就是这口饭,演起来假作真时真亦假,林敬言好歹混过这么多年,怎么不知道玩火者自焚的道理。 




他去浴室拿了饮用水,坐在床沿揽张佳乐起来,哄他多少喝一点缓缓。 




林敬言:乖。 




张佳乐抬手就来摸林敬言的嘴唇,林敬言躲,他又来掰林敬言的手,躲来躲去没躲过,无奈让他抓住了摆了个十指相扣。张佳乐的掌心冰冰凉。 




张佳乐似乎心满意足。 




张佳乐:孙哲平…… 




林敬言:…… 




张佳乐:啊,不好意思,老韩…… 




林敬言:……! 




张佳乐:原来是小周啊…… 




林敬言:! 




张佳乐这才笑起来,凑过来喝水,嘴唇张合,喉结滚动,洒出来一两滴沿着下颌淌下去。 




张佳乐:我知道你是老林,逗你玩吓你的。 




林敬言:我都要累死了,以后别这么玩了。 




他那声孙哲平叫出来温柔缱绻得不得了,但说穿了和在镜头前叫角色名有什么区别呢。 




国内圈内大家心照不宣你好我好,真出了事还有公司公关和外部媒体罩着,脱离环境天高皇帝远人生地不熟,林敬言自然得提点张佳乐收敛些。 




张佳乐还真收敛了些。








3




那段时间张佳乐只有黄少天。 




张佳乐卖相好,黄少天长得也好看;张佳乐有好奇心,黄少天也对这个领域充满了求知欲;张佳乐脾气随和,黄少天也挺开朗的;张佳乐名气大,黄少天是家里有岛有飞机的二世祖;张佳乐圈内人脉不错,黄少天有他表哥喻文州。 




简直是天造地设狼狈为奸,不搞到一起才不正常。 




黄少天身量修长,五官端正,举手投足间有种同龄人比较少有的“见过世面”的从容感。但他最好看的部位是他的嘴,从唇峰到唇线都无可挑剔,关键是唇角有个上扬的弧度,尖尖的,面无表情的时候就有点艳,幸好他是个话唠,不然老是一言不发面带微笑的怎么得了。 




和张佳乐来花钱散心顺便混个野鸡不同,黄少天是正儿八经来念书的,帝国理工,数学专业,有时候赶作业张佳乐在旁边蹭他还会被不耐烦推开。 




二世祖就是二世祖,张佳乐悻悻。别人都念些金融管理,就这种没有生存压力的人会念这种短期内看着没有谋生能力的专业。 




过了段时间张佳乐才打听清楚,黄少天念帝国理工是因为他表哥念的帝国理工,学数学是因为他表哥学的数学,就连他住的房子也是当年他表哥念书的时候买的。 




张佳乐顿时有点后悔,觉得自己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反正也不可能长久,知道那么清楚干嘛。张佳乐根本就不相信长久。 




张佳乐不再打听黄少天的事了,做人最忌交浅言深,既然只是单纯的性关系,那就不要发展其他没有必要的关系。 




不过黄少天自己倒是挺坦然的,有时候粘了一身体液气喘吁吁的,电话响起照常接,顺一顺气,声音听着平稳又正常。 




黄少天:嗯,挺好的。 




黄少天:这两天没下雨,但也没太阳,就灰蒙蒙的。 




黄少天:哦,好呀,我自己买票过去好了,不用老徐来接。 




黄少天:老徐老是大惊小怪的…… 




黄少天:想去爱尔兰玩一趟,参加派翠节。 




黄少天:你才戴绿帽子呢! 




黄少天:小新怎么样?小卢呢? 




黄少天:你呢? 




…… 




张佳乐饶有兴致趴在旁边,看着黄少天说话,嘴角的弧度从侧面看更加明显。有时候兴起伸一只胳膊勾住他的腰,手指摩挲腰侧年轻紧绷美丽敏感的皮肤。 空气里都是潮湿的味道。








4




第一次见面是蓝雨帮忙牵线的专访,照顾张佳乐的时差,记者在半夜爬起来连线,自我介绍叫刘小别,态度又恭敬又小心。 




专访完还要配图片,蓝雨的人等在旁边,调机器的调机器吃茶点的吃茶点。 




黄少天就在这群人中间,喻文州估计待下颇张弛有度,一群人对他也没有多少特别。他穿了件藏青色昂贵风衣,袖口露出白衬衫的一截,端着个精巧杯子抿咖啡,整个人有点恹恹的,只在那不自觉地翘起来的唇角透出来一点点不自觉地勾引。 




张佳乐很懂得却之不恭的道理。 




酒店的卫生间洗手台配的绿茶香调润肤乳,稀薄适当。张佳乐很是仁至义尽地撩拨了下,进去了。黄少天当然不会是第一次,但也远算不上娴熟。张佳乐附身在他背上有点辛苦,眼见他发际薄薄一层汗,细碎的哼声半含在喉间。 




这话唠情事间话倒是意外的少,疼不说爽也不说,张佳乐进退间仔仔细细分辨着他的状态,手上动作未停,该干嘛干嘛。 




过程和结果都尚属皆大欢喜,张佳乐褪下来保护措施,打结扔掉,整理仪容,黄少天在一边擦拭着。 




张佳乐:你有我号码? 




黄少天:我当然有你号码啊就算没有我们蓝雨也有的,你那号码好差那么多4,有机会还是换一个比较好。 




张佳乐意识到这是正式结束了,对黄少天微微一笑。 




张佳乐:那我先走。 




灯光是暖色调,无论多么冷峻锐利的人看着都会眉目柔和几分,张佳乐觉得镜子里的自己看着也挺温雅的,早知道休息一下从前面再来一次。 




他俯身洗手,腥膻粘腻随着温水褪去,又按润肤乳擦手。 




绿茶味道弥散。 




这开始还挺不错。 








5




事实证明这种感觉还不错不是单方面的,因为张佳乐那个带着很多4的号码很快响了起来。 




还是在酒店。黄少天很配合地弓着腰,进入得非常深和重。 




张佳乐摩挲他的嘴角,黄少天喘息着一避,张佳乐想起来手上还沾着润滑剂来着……买办法了,只好扳着他下颌舔一舔。趁他放松下来掐住腰往后一拖。 




估计是有点痛,黄少天叫出声。 




结束了双方都有些累,张佳乐回想一下,觉得要是想实现可持续发展是不是得帮忙做下善后,说几句好听的哄一哄,黄少天倒是没那么多心思,翻身起来打声招呼去洗澡了。 




他大概是真没什么经验,上一个搭档也没多少温柔体贴。 




张佳乐看着玻璃墙后黄少天抬手调整花洒的高度,从指尖到脚踝的线条流畅匀称好看,充满年轻人特有的尚未被岁月侵袭打磨的光泽感。然后热水洒下,蒸汽弥散。 




又过了几次,黄少天跟张佳乐建议可以去他家。酒店毕竟不方便,沐浴产品和床单他也不喜欢。 




张佳乐很高兴,到不是天真地觉得获得了某种登堂入室的承诺,而是觉得自己的技术和态度都得到了肯定。 




张佳乐一高兴就给林敬言打电话。林敬言如今带着秦牧云,小孩沉着稳重挺省心,就是不怎么爱跟人交流,按王杰希的话说属于要么不出事要出出大事的面相。 




林敬言之前习惯了张佳乐的闹腾,现在有些犯贱地寂寞,接到张佳乐电话也挺高兴。








6




张佳乐:老林老林老林,想我不? 




林敬言:想啊,你这一个词语说几遍是跟谁学的? 




张佳乐:新男朋友。嘿嘿嘿。 




林敬言:额……当心一点。 




林敬言想说注意安全,有必要的话带那新男朋友去体检筛查一下几个常见性传播疾病,别拍照别修电脑,没事别作死惹出没必要的麻烦,又觉得难得打一次电话,还是别扫兴,以后有机会慢慢说。 




张佳乐:放心吧!不会动真感情的!就是玩一下。 




林敬言:那就好,谁啊,华人? 




张佳乐:华人,搞不好你还认识呢,黄少天知道吗?蓝雨那个喻文州的表弟。 




林敬言:哦,他啊。 




张佳乐多玲珑,立刻听出话里不对,追问。 




张佳乐:他怎么了? 




林敬言:他没什么,挺好的,你吃好喝好玩好,开心一点。 




张佳乐知道林敬言是厚道人,不爱背后说什么捕风捉影的话,但空穴来风嘛,他就自己打听去了。打听完觉得还不如不u打听呢,听老林的多好,吃好喝好没心没肺,高兴了就玩黄少天。 




喻文州这人圈里都知道,那是要谁红谁就红要谁红不下去谁就红不下去的手腕,多少人眼馋着,只是他好像除了钱什么也不喜欢,给他送钱又有种给龙王送珍珠的傻逼感。没办法有人就拿他表弟黄少天和侄儿卢瀚文下手,这俩更绝,连钱都不喜欢,小小年纪专心念书,清心寡欲的。 




这哪是清心寡欲,这要搁普通人家里要上社会新闻版块的好吧! 




张佳乐权衡利弊轻重了半天,觉得不该招惹黄少天,但现在惹都惹了,人家家里都留宿过了,总不能说我怕你表哥封杀我咱们别做炮友了吧?何况他这次退出来,跟公司说是说散心,状态回勇了就回去,其实也存了几分江湖不见的心。要真让蓝雨广告给封杀了,还能顺水推舟不用赔钱。 




张佳乐实在没个商量的人,林敬言平时温温和和的,关键时刻肯定还是要保公司利益,谁管你张佳乐是不是断过肋骨天阴雨湿时疼得声啾啾啊,江湖不见这事不能跟他说。最后只得问孙哲平。 




百花缭乱:老孙。 




再睡一夏:野花迎风飘摆,好像是在倾诉衷肠,绿草凄凄抖动,无尽的缠绵依恋。初绿的柳枝坠入悠悠碧水,搅乱了芳心柔情荡漾。为什么春天每年都如期而至,而你却此时才出现在我眼前? 




张佳乐大怒,尼玛还玩舍命一击?一个电话杀过去。








7




劈头盖脸骂了孙哲平几句,张佳乐把事情和盘托出。都捆绑销售这么多年了,两人也没什么利益冲突,反而是一荣聚荣的双赢关系,不怕孙哲平坑他。 




张佳乐挺喜欢孙哲平的,各种方面,知道孙哲平也喜欢他,侍靓行凶搞得像孙哲平来咨询他一样。 




孙哲平到底大红大紫又激流勇退又东山再起过,看得特别通透。 




孙哲平:我觉得这件事情主动权不在你啊,想也没有用,老林说得对,你就吃好喝好呗,谁玩谁还不一定呢。 




张佳乐一听还真是这个理,顿时又高兴起来,坦然找黄少天去了。 




黄少天不爱住酒店是可以理解的,他自己家有人打理,雪白高支床单枕套滚一道藏蓝色的边,简单合适舒服。 




他把张佳乐按在床上,腰肢耸动。 




张佳乐握着他大腿,视线免不了落在眼前起落的器官上,自觉太急色了不雅,目光上移,看着黄少天勾起来的嘴角。 




后来又在浴室再来一次。黄少天挑了马鞭草味的泡泡浴剂,植物清香浩浩荡荡,搞得像幕天席地野战一样。 




张佳乐有点虚,一虚睡眠就浅,醒来的时候头发还没干。 




黄少天估计就没睡着,捧着本书在看。 




都说男人事先事后两个人,其实也要看气氛。比如现在气氛就特别好,简直像好多年前在百花。 




大家都年轻,都漂亮,都少年成名不可一世,闪光灯亮成海,无数的粉墨登场和目不暇接。 




张佳乐:少天。 




黄少天:怎么干嘛有事情? 




张佳乐:喜欢我吗? 




说完就后悔了,这就是俗称的不作死就不会死。 




黄少天:当然喜欢了你这么好看好看的东西谁不喜欢? 




张佳乐放心了。








8




两个人在一起除了爱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别的事情可以做。 




这个时候就显出卖相不错有求知欲的好处了,干什么都赏心悦目。黄少天到底小几岁,两人看马球听音乐剧都是他兴致比较高,但他胜在比较有文化,逛博物馆看展览什么的都能多多少少跟张佳乐讲几句。什么肖邦和乔治桑不得不说的故事,毕加索这厮给情人画的肖像就是这德行,这就是最大的哥特式教堂啦英国王室那叫一个贵圈鸟乱还有姐姐睡弟弟的你知道吧。 




我他妈哪知道。张佳乐顶着他忧郁精致的脸装作听得很认真的样子。天老是阴湿湿的灰白色,黄少天指着彩绘的玻璃窗喋喋不休,像个急于显摆看过很多课外书的小朋友。他围巾捂得严严实实,还带着黑色皮手套,只在伸长的风衣袖口和手套间露出一截白皙的皮肤。 




黄少天还要去派翠节,张佳乐陪他去。大街上到处都是绿色,两人入乡随俗一人顶了个绿帽子,边跟着队伍前进边互飙垃圾话你嘲讽我一下我回敬你一下,边喝绿啤酒,边偶尔一起吼几句荒腔走板的战士之歌。 




爱尔兰的三月其实还挺冷的,就那种热烈的神经病气氛很感染人。神经病气氛持续到晚上表现为热情到粗暴的交缠,衣服扔了一地之际张佳乐暗道一声不好。 




张佳乐:喝多了…… 




黄少天怒,喝多了你在那里气喘吁吁啃舔缠磨个什么劲,抬手掀翻张佳乐,爬起来一副替天行道要把他就地正法的样子。 




张佳乐倒是不排斥,他都行,趴了半天回头看一眼黄少天怎么还不来。 




张佳乐:怎么了,你是纯0? 




黄少天:不是……我也喝多了…… 




两人相安无事到天明,如期而至的晨勃宽慰了他们好歹不是永久性的。 




他们又去看城堡,坐火车,看绵羊在草地上像一团一团缓慢移动的白云,看麋鹿,看玄武岩柱组成的堤道。 




海风萧萧,带着腥咸和湿润吻过彼此的脸颊。黄少天还是在滔滔不绝,说着爱尔兰的民间传说独立故事,说着勇敢的心,说着他今年的学习还比较闲想去别的地方玩。 




张佳乐还是看着他。 




黄少天:你喜欢温泉和钓鱼吗? 




张佳乐:……啊? 




黄少天:我带你去雷克雅未克。 








9








张佳乐不喜欢钓鱼,不过温泉他喜欢的,想想黄少天走了他一个人在伦敦也无聊没有别的消遣,就去了。








这二世祖是跟普通人家小孩不一样,家里有城堡,城堡旁边是一整个森林公园。








管家徐景熙对张佳乐客客气气的,奉上蜂蜜酒,还问他喜欢什么饭后甜食。








晚上黄少天在温泉浴室招待张佳乐,还是马鞭草味的洗浴产品,不过换了个环境由灯红酒绿到了天苍苍野茫茫,再清新可人的气味也显得矫揉造作。








蒸汽飘飘渺渺,两人聊天有一搭没一搭。








黄少天:明天我带你钓鳟鱼去,有首舒伯特写的鳟鱼后来改成了A大调钢琴五重奏的第四乐章你知道吧?其实一点也不好听没听出什么好来还表现鳟鱼游来游去的欢乐呢我是一点没听出来。








张佳乐:恩。








黄少天:其实来的不是时候啊再早一点来可以上河面上去凿个洞直接钓那比较有意思。








张佳乐:啊。








黄少天: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我刚才说什么了你能复述吗?








话音未落,手上沾着做身体护理的灰泥就抹过来了,张佳乐一躲,脚下打滑扑通一声直落进喷水池里。








黄少天狂笑,边笑边去打捞张佳乐。








张佳乐伸手给他,本来存着个报复的心,没想到手上来不及用力,黄少天手速惊人及时回收,他又扑通一声掉进喷水池里。








黄少天这下真要笑抽过去。








张佳乐恼羞成怒爬起来,追杀黄少天。








第二天一大早黄少天把张佳乐叫起来,开着越野车正儿八经去钓鱼。








张佳乐是完全不会,看着黄少天准备鱼钩鱼饵钓鱼竿,手势精准甩进水里。








黄少天不动不做声,张佳乐也就不动不做声,看着他侧面的轮廓。冲锋衣领口有点高,双手握钓竿的姿势又是蜷着的,衣领刚刚好结束在嘴唇的位置。更加欲说还休的艳了。








钓了半天也没见鱼来,张佳乐犯困,蹑手蹑脚摸回越野车拿了黄少天的电纸书,这厮是真拧巴,自己念了个纯理科专业,电纸书里一本消遣的书也没装,都是些大众传播学之类,明显是私下学习打算回去打理家业的节奏。张佳乐前后看了几本,每本看完第一页,觉得更困了,看书不如看黄少天,又盯着他打量。








黄少天不为所动。








到了中午也没见有什么收获,两人踏上归程。








一路磕磕碰碰到了城堡门口,张佳乐一眼看见多了架直升飞机。








徐景熙正等在门口,扭头似乎在叫人传话,很快又出来个人。








黄少天的脚步明显一顿。张佳乐差点踩中他。








来人倒是挺大方自然地迎了上来。








黄少天:表哥。








10




喻文州穿了件藏蓝色羊绒鸡心领套头衫,露出白衬衫的领子,看着白净又斯文,温和地对黄少天和张佳乐笑了笑。 




喻文州:少天,佳乐。 




张佳乐头皮一硬,心想这大仙手眼通天的,什么不知道啊,挂上片场发布会活动无数镜头前千锤百炼的笑容。 




张佳乐:表哥。 




喻文州:少天这段时间麻烦你照顾了。 




张佳乐:哪里哪里,应该的应该的。 




喻文州:少天是个好孩子,没带着他学坏吧? 




张佳乐:哈哈哈表哥说笑了。 




喻文州:其实学点坏也没什么,年轻人贪玩嘛,该玩的时候不玩不该玩的时候想起来这件事就不好了。 




张佳乐:那是那是。 




黄少天已经转交了钓具转回来。 




黄少天:你们又在说我坏话了是吧? 




喻文州:哪有,我在跟佳乐夸你是好孩子。 




黄少天:哦,哪里好说来听听啊? 




喻文州:哪里都好。怎么忽然想着来雷克雅未克玩,之前不是说去派翠节? 




黄少天:派翠节去过了,这边想起来就来了,你呢? 




喻文州:建核电站的听证会要参加下,不一定有空再去伦敦就没事先约你时间,碰到还真巧。 




晚饭吃得宾主尽欢,喻文州还关心两个人的学习进展下一步想法。到了睡觉时间黄少天自自然然往昨晚的房间走。 




张佳乐停一下,心想我这是跟上去还是不跟上去啊,目光逡巡就在找徐景熙看是不是有特别安排。 




喻文州还坐在起居室中央那张巨大沙发上,专心致志看着叠文件。 




黄少天回头。 




黄少天:怎么了? 




张佳乐只得跟着他回房间。 




黄少天平平静静的样子,照常洗漱换睡衣,又催张佳乐去收拾自己早点睡。 




他对藏蓝和白色搭配的颜色喜好简直有点偏执,身上这套重磅真丝又是蓝白格纹。张佳乐走进浴室,城堡虽然有点历史设施倒是很现代,地上水渍已经排得干干净净,就残留了点马鞭草的人工香气。 




张佳乐想起白天的喻文州,明白了。 




何必呢。 




他出来的时候黄少天靠着床头在看书,张佳乐关了大灯给他留着阅读灯,自己先睡了。 




半夜张佳乐果然醒了,旁边没人,摸一把床单都凉了。 




真是,何必呢。 




张佳乐翻个身准备继续睡,不远处传来稀里哗啦一阵玻璃杂物落地的脆响,伴随一声惨呼。 




少天! 




张佳乐吓一跳,屏息听了一阵,又是一阵稀里哗啦。 




这,不能放着不管吧? 




真出了什么事也脱不了干系吧? 




张佳乐认命地爬了起来。 




本帖尚未审核,若发布24小时后仍未审核通过会被屏蔽




10




张佳乐推门进隔壁房间,只见花瓶杯子之类碎了满地狼籍,黄少天就半躺在那摊狼藉中间,喻文州跪在他一侧,一手揽着他一手捂着他脸颊下半部,指缝间滴滴答答着腥红的血。 




张佳乐吓得差点倒退一步。 




喻文州看见他,表情倒还算镇定。 




喻文州:去找个纸袋子,快去! 




张佳乐哪知道上哪里找什么纸袋子,原地团团转了一圈,看着黄少天的血迹一路染到了领口,更加脑子里一团浆糊。 




黄少天倒仿佛渐渐恢复知觉,睫毛翕动,发现是喻文州在揽着自己,顿时挣扎了起来。 




喻文州无奈。 




喻文州:佳乐,你来扶着他。捂住他的嘴和鼻子。捂紧。 




张佳乐哆哆嗦嗦过去,接过手。 




黄少天见是他来了,也不挣扎了,四肢软软摊开。张佳乐赶紧看他的脸颊脖颈,没伤口,那么不是他的血。 




再看喻文州,他按了内线电话在叫人,右手垂着,血淋漓下来。打完电话喻文州呈现有点疲乏的样子。 




喻文州:少天他情绪太激动,呼吸过度了。 




喻文州:他语速太快,一直有这个毛病。 




是吗,幸好没跟他玩过窒息。 




徐景熙很快进来,手里拎着个医药箱,看室内情况一眼,径直走过来半蹲在黄少天另一侧,示意张佳乐扶稳一点。 




喻文州:他呼吸导入正常了,适量就好。 




张佳乐眼见徐景熙掏出注射器,取液,扎在黄少天静脉里。 




他看一眼喻文州,估计是眼神太震惊,喻文州解释。 




喻文州:是葡萄糖酸钙。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黄少天呜咽着。 




料理完黄少天,徐景熙示意张佳乐可以松手了,过去给喻文州包扎。 




喻文州抬起手配合他,徐景熙拿镊子清理他前臂上的狰狞伤口。 




张佳乐还是揽着黄少天,眼睁睁看着他流下眼泪。 




黄少天:我爱你。 




徐景熙面无表情恍若未闻继续清理,一手去拿止血棉纱,示意喻文州按住伤口上边的血管。 




喻文州叹气。 




喻文州: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要做什么我都陪你,不能陪你的我也安排人陪你了,不是一样吗? 




11




张佳乐难受得快死了。 




他知道黄少天在经历什么,因为他也经历过,比断掉肋骨还疼,只是一切都已经燃烧殆尽化为雪白的飞灰,在天阴雨湿声的时分隐隐作痛。 




其实青春就那么短短的几年,爱也就那么短短的几年。 




喻文州没说错,都是一样的啊。 




最后还不是找不到人商量的时候一个电话杀过去,傻逼我惹了个不该惹的富二代你说怎么办。 




张佳乐回国了。他奉陪不起,经历过一次就够了,围观都受不了,何况跟着搅和进去呢。 




林敬言去机场接他,事先问要不要找唐昊安排粉丝接机,张佳乐想了想。 




张佳乐:算了,状态不好。下次吧。 




林敬言:你可别折腾下次了。再有下次我不带你了,专心带小秦去。 




张佳乐笑嘻嘻,一心追求男主是挺傻逼的,可总比没追求好吧。 




下了飞机灰头土脸的空气熟悉地扑面而来,张佳乐找到林敬言,两人寒暄拥抱,上车。 




踏上回家的路张佳乐又有点那种故地重游猛然涌起的愁绪,他觉得过往的时间里还是有机会的。 




只是有机会又怎么样,当时谁也没把握,时光倒流大家再次年轻,再次美丽,再次一起经历所有的呼风唤雨不可一世撕心裂肺颠沛流离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还是谁都不会把握。 




因为人和人都是一样的,一色一样的。 




黄少天。 




张佳乐:老林,我不舒服。 




林敬言:啊,哪里不舒服?晕车?要吃口香糖吗? 




张佳乐:你陪陪我吧。也没有别人了。 




林敬言沉默片刻。 




张佳乐软声。 




张佳乐:老林,你说是为什么图什么凭什么呢。 




林敬言叹了口气。 




林敬言: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啊。 




车窗一侧又晃过一块巨幅LED广告。又是哪位年轻的美人你方唱罢我登场。 




张佳乐也懒得去分辨了。 




林敬言:方锐参加荣耀论坛活动去了。去我家吧。 








The End










评论
热度(636)
2013-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