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酚蓝

© 百里酚蓝

Powered by LOFTER

[方锐/周泽楷] 挑灯

逗比:






方锐这手有点抖,使得他握上去的时候处处透着底气不足,但他脸上可一点看不出底气不足的模样。“你还有两下子嘛!”方锐道,他说这话就相当客气了,不然早就一句“叫爷爷”“服不服”往上招呼,谁受得了。


周泽楷就喜欢这种对话,他可以笑笑不回答。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记者揪着周泽楷问周队对和兴欣的擂台赛如何看,因为周泽楷觉得实在没什么可说的,只好又嗯嗯啊啊了半天,靠江波涛拯救才算完事。经过一脸肃穆地高兴着的兴欣身边时,周泽楷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和方锐擦身而过,反而江波涛又在旁边嘴碎:“明年兴欣应该会是方锐大大来带吧?”


他这一语成谶一下开启了兴欣和轮回三四年的宿怨,每年常规赛或季后赛两队相遇,粉丝都要好好拼一拼刺刀。周泽楷自始至终光芒万丈,方锐作为同期生,后来亦丝毫未被掩盖,也天天人似的行走四方。直至某年全明星赛的主办轮到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蓝雨主场,老板一句话放下来了:今年正赛阵容要把兴欣和轮回扔到一队去,拉动票房。


经理哭着脸:“老大,这两个队放在一块死老强,对面那队可怎么打?”


老板一想也是:“那就队长放一边,队员放另一边。”


经理觉得这事可行。毕竟周泽楷和方锐是同一年打出来的,从方锐当上兴欣队长开始就有被媒体抬高到瑜亮之争的趋势,也不管方锐的风格有多猥琐了,猥琐能给生生说成“风格特异注重实效”,这样好写稿子。可听说这俩人私下里也没什么仇,何乐而不为?于是经理大手一挥,此事便运作下去。


由于在外头兴欣与轮回早已被渲染成当年的嘉世和霸图,所以方锐往周泽楷身边一站还挺茫然。他瞅着这周泽楷宛如男模似的架子与他这人极有反差,自己除了身高哪都输,心里就嘀咕干嘛呢主办这是。江波涛在对面笑话他:“没想到还能看到方锐大大和小周一队,太罕见了,要手下留情哦!”


江波涛年纪越大心越脏。方锐很大爷地一抬眉头:“好说,好说。”


其实他俩没啥交流的必要,而且因为指挥是接手霸图之后更懒得说话的张新杰,他们这一队的频道简直一片寂静,连方锐都不好意思喷垃圾话了。


主场粉丝始终声援着有卢瀚文的对面队伍,使得这边行进得更加兴味萧索,以卖萌耍帅好让粉丝觉得值回票价为主。只见海无量噼里啪啦地打滚躲避流云的剑光,剑锋快如闪电,海无量的身体猥琐如被雷劈——偏偏还没劈中。这时张新杰简洁地在队频里打了个“撤”,就见一枪穿云的子弹很自然地分过来。在一阵弹药的遮蔽下,海无量转战回自家阵地。


“咦,一枪穿云和海无量配合得很好嘛,这真是很少见到的场面,也许许多年后都会被津津乐道!”潘林适时开腔。


“嗯,普通的配合由方锐和周泽楷展现出来就变得特别了。”李艺博装模作样中肯地说。


“李指导对两位队长的表现怎么看?”


“他们二人的实力自然毋庸置疑,原本大家以为这两个人同队对于在后面布置战术的张新杰是个大问题,不过到目前为止还进行得很好。说明周泽楷和方锐都是很有职业素养的,而且张新杰对于他们也比较熟悉了。”


正说着,队频里张新杰打个“翻山”。


方锐莫名其妙:“一块?”


“当然。”


这山坡的视野,上去就是当靶子,一个人走纯找死。反倒是周泽楷对张新杰的安排领会得比较透彻,二话没说往上走了。方锐跟在后面两个人组成个8字步相互掩护。张新杰有此安排,自然是对一枪穿云和海无量的攻坚能力有信心,打算抄这条看似不可能的进路硬吃对方牧师。


战术执行得非常成功,一枪穿云生生扛住了流云和无浪转火的共同夹击,海无量一波带走全明星赛新人。观众席中虽有失望之声,亦有喝彩。“你行啊。”方锐在清净已久的公频发了句嚣张垃圾话,周泽楷呢,就去打了个句号。“不要欺负小朋友嘛。”江波涛回。


末了两个角色不约而同地撤回石不转身边刷血去了,潘林持续感叹此情此景罕有,呼唤观众朋友们睁大眼睛,莫错过任何一个精彩镜头。


结果倒是次要的。霸图重建后刚刚进入正轨,今年全明星赛MVP果断找平衡,没给方锐和周泽楷而给了张新杰,意在感谢他多年推动联盟战术发展,顺便让兴欣轮回两边粉丝都没有怨言。职业选手倒明白这种事全是过场,因此毫无意见,打一高兴就得。


这边周泽楷一下场就被女粉丝围上了,签名签名签名,磨练得耐心还不少,一个个签过来签到手腕发酸。最后前来拯救的还是记者,要求拍方锐和周泽楷的合影。两位同期比较配合,从人堆里扒拉出一条路,方锐就把膀子抡上去了,还差点比了个兔子耳朵。“拍拍拍,快拍。”


这张照片当了下一周的头版头条。


全明星赛后是足有一周的假期,方锐就逗留在G市和跑来当颁奖嘉宾的叶修以及一干老朋友各种开荤。叶修叼着烟指着报纸:“你瞧瞧你,傻成啥样了?给我们兴欣丢脸。”方锐满不在乎地一抹鼻子,“帅哥嘛,谁站他身边不傻?”


“还是你废物。”叶修道,“你看人小江就撑得住场子。”


“小江受到耳濡目染都快成男模第二了。我靠这上菜怎么这么慢,我出去找老板去。——不行,我这张脸被人认出来了怎么办,靠咋不能快点。”


一听就是黄少天。喻文州好脾气地站起来说我去吧,甫一开门,正好是服务员托着托盘毕恭毕敬地来伺候大神们。卢瀚文在一旁阴着脸,“打不过嘛打不过,压根打不过。”


“你还是太嫩。”黄少天谆谆教诲,“要是哥,几个周泽楷也不能让他钻那空子。”


“你那手速自打退下来就一直掉。掉得快赶上喻文州了吧?”叶修放话嘲笑。一桌人对着嘻嘻哈哈了一会才开始动筷子吃东西,好不热闹。


在一桌老牌大神中间现役选手们俨然都有做小的趋势,尤其卢瀚文最年轻,简直就是食物链底层。方锐一边吃一边走神,时不时瞄一眼报纸,琢磨着哥长得也不赖吧,这搁周泽楷身边一站确实有些掉价。


他吃完饭一个人溜达回酒店,时间比较晚,也不拘自己会不会被认出来了。在酒店门口他心不在焉地跟一哥们撞了个满怀,正诚意缺缺地在那道歉呢,看见对方埋在帽子地下的脸一愣:“你?”


周泽楷点点头:“呃……嗯。”


“大夜里出门?”方锐指指外头。


“是。”周泽楷又点头。


“有啥可逛的么?”


周泽楷耸肩:“吃撑了。”


“……你这人有点意思。”方锐笑道,“正好刚吃完,我也再走走。”


周泽楷没表示反对。可方锐很快后悔了这个决定,因为周泽楷是真的不说话。这俩人后来怪尴尬的,碰见个网吧方锐说打两盘,周泽楷居然也没反对。


因为以前就干过这事,方锐身上闲着没事也带着几个差不多的帐号。他让周泽楷挑,周泽楷亦随便抽了一张,方锐只好跟着抽卡,俩人找个角落开号默默无闻地进了竞技场。


周泽楷运气极好,拿的是个枪炮,不是本职也得算副职了,熟。不过方锐拿的是个盗贼,更熟。


方锐看着这对阵苦啊。盗贼打枪炮,简直没法打,只能寄希望于随机选图选得给力一点。不过又有什么图能难倒周泽楷呢?周泽楷这一手火力线的控制不能亚于苏沐橙。方锐跳上跳下周旋半天,好容易近身,爆发又不是特别给力。周泽楷被有限的体术加点限制了一会立刻挣脱出来,一个后退一个往上缠,血线随着距离深浅互相压着往下掉。最终盗贼被BBQ爆在半空中,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缴械投降的一瞬间,方锐抬眼隔着两块蓝莹莹的屏幕看见周泽楷渐渐从聚精会神松垮下来的表情。“再来?”方锐问。“行。”周泽楷答应。


这俩人随便换着卡,打着打着还打上瘾了,一路打到十二点后。方锐回头跟老板说包夜,那女老板倒一脸正气地送了他们两瓶饮料,颇有当年陈老板娘的气质。因为是打私架,一点紧张心情没有,方锐简直越打越精神。打到天擦亮方锐伸了个懒腰:“有两下子。”他依旧如此评价。


“厉害。”周泽楷也有点呆地说。


这一年季后赛轮回和兴欣在半决赛提前相遇,首场擂台赛方锐延续从叶修时代传下来的队长杀头阵的传统,差点被一枪穿云爆了个狗啃屎。他在赛后严肃反思,觉得在场上的时候脑袋里居然多了周泽楷在屏幕背后的表情,这是不对的、必须深刻检讨的。于是第二场摆正心态的方队又几波爆发带走了周泽楷。


虽然在观众看来两场是同等程度胶着,血量拼到最后也相差无几,可气场上的微妙差异于职业选手眼中简直乃两种一边倒。第三场变成了双方卯足精神的硬碰硬,碰得双方都损耗至极,导致胜者轮回在决赛几乎没怎么挣扎就败了下来。


李艺博一个劲地惋惜,说今年决赛提前上演,蓝雨面对一个几乎被兴欣拖垮的轮回确实占了一些便宜。卢瀚文在新闻发布会上一脸正经地表示这不是轮回战队的真实水平,期待明年再相遇。轮回那边,镜头前周泽楷照旧惜字如金,记者美美地拍了几张帅照,甩个“虽败犹荣”的标题算完事。


他们忘了前一周对兴欣他们也是写了差不多的词,当时方锐可就沧桑多了,一脸老子站着死在沙场上的傻样。陈老板娘特深沉地拿着报纸看了一会,然后说方同志啊,你好像变帅了。


“是吗?”方锐烟一抖,差点烫着自己胳膊。


“要相信女人的眼光。”


苏沐橙在旁边“嗖”地吹了个口哨。“苏妹子你也这么看?”方锐有点得瑟。


“我是觉得你最近的pose有点山寨周泽楷。”苏沐橙一眨眼。


“真相。”莫凡吐槽。


我TM怎么看不出来呀!方锐郁闷。


赛季过后,夏天出门往北旅游。方锐就添上了个毛病:照完“到此一游”的相老是回过头来琢磨这是不是山寨。不知不觉中逛到了S市,方锐觉得比赛老来,这地方也没啥可逛的,就打算看看夜景歇一夜接着走。当他昂首阔步地经过轮回主场旁边的时候——运气烂到家了——正赶上加练完出门的周泽楷。


方锐一看就明白。“你这是还加练呢?也太刻苦了吧?”他打招呼。


周泽楷初见到他亦是一愣。“你呢?”轮回队长问。


“我?旅游啊。”


周泽楷一笑,“旅游?”那意思旅游怎么跑这来。


“路过,路过。”方锐解释。“明天就走。”


他得是鬼迷心窍,才跑到轮回这场子来看夜景。夜里省电不开灯,压根没有景,只有周泽楷高高瘦瘦、背脊笔直地往那一站堪堪称得上一“景”。方锐打了个照面就逃荒似的逃回去了,回程时没敢再路过。






下 








接下来的一个赛季打了个开头,秋天兴欣和轮回碰到一场,客场形势不利,轮回输了个人头分。正赶上前一天方锐过生日,为了准备比赛方锐就瞒着没过,还以为其他人都不知道。结果他这点破心思早被陈老板娘看破了,指着他的注册资料说比赛都打完了咱就去过生日吧。江波涛在一旁插嘴:“方锐大大过生日?小周过两天也过,咱们一起过算了。”


方锐以一种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他,大约是觉得自己这看得太失礼,又把眼珠子游移回来。还是陈老板娘反应快:“这主意不错,可是要被记者看见了怎么办?”


俩人都是相互说着场面话客气,呵呵一笑就分道扬镳,真能一起过才有鬼。反而是当事人记得比较清楚,方锐得机会碰了碰周泽楷胳膊肘:“哎你,最近过生日?”


“嗯。”周泽楷回答。


“年纪大了吧?反应慢了吧?今年季后赛哥绝对不让你们过了。”方锐喷垃圾话。周泽楷一笑而过。


就见周泽楷温文尔雅地收拾收拾打算回S市了。轮回最近赛程比较紧,周中有一轮补赛对301,算是一周双赛。当天晚上方锐训练完闲着没事跑楼上去看直播了,孙翔一如往日嚣张跋扈一挑三,把301折磨得够呛。周泽楷在场上倒是没那么多欠抽的锋利——他是强大,绝对强大,因此不需要武装气势来粉饰,仅此而已。


方锐点着根烟感慨万千,心道我怎么跟这么个人斗上了,不知作为观众视角看上去海无量是否也猥琐得很NB。


冬天一过又是一年全明星,今次日子正赶上过年,主办掉到兴欣头上,陈老板娘也是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一拿到联盟安排下来的剧本,她就冲方锐飞了一眼:“老方同志,今年要和周泽楷打擂台赛哦?”


“打就打呗。”方锐扭扭手腕,“还少打过吗?”


“NoNoNo,这是全明星赛,赚钱和回馈粉丝用的,你搞那蹲坑不出的一套要适可而止。还是趁现在琢磨琢磨怎么卖萌吧。”


“我呸。”方锐啐了一口。


谁想到正赛还没到,新秀赛上方锐就受到了主场当家的明星待遇。“我要挑战方锐大大。”“我想跟方队打一场。”“方大大来指点一盘呗,chu~”弄得方锐从焦头烂额到最后耍赖强行出了比赛席:“不打了啊,不打了。谁爱打谁自个打去。”此举遭到众多粉丝爱的嘘声。


之后上来这位出身兴欣训练营的小枪炮其实也是想找方大大打的,小枪炮人比较好,不敢再为难队长,忸怩了半天之后说:“那我想跟周队长打。”


“哦?枪系内战啊!那这位同学可要加油了。有请周泽楷队长!”


训练营那边,小枪炮从本赛季开始有当作沐雨橙风接班人培养的趋势,不过苏沐橙还没到行将退役的年代,此事并未提上日程。可小枪炮对自己要求严格,颇有一点也把轮回当作未来敌人的模样。只见周泽楷身高腿长地站上台,迎接混在一起的嘘声和尖叫。比起前几年他倒不会再手足无措,就是脸上依旧木成了风格、木出了水平,唔唔嗯嗯地接了几句主持人的场面话之后就坐到比赛席上去了。甫一坐下,他就沾了一手烟灰。


小枪炮十几岁,基本功是可以的,若是一般的一线选手尚可一战,可惜他挑的是联盟顶尖大神周泽楷,于是败得就没什么办法。周泽楷倒是一改一往无前的常态让了几手,然后就开始很反常地飙大招黑CD,乱射、爆头、回旋,这些在职业赛场上是比较忌讳的,但场面火光乱炫,加之他华丽的体术,是连连引起惊呼和尖叫的好看。最后一枪穿云穿过对方徒然的卫星射线,以终极大招结果了小朋友,令小枪炮张开了嘴半天没站起来。


即便周泽楷在兴欣主场不招待见,也有那看脸不看队的女粉丝和技术上服气的男粉丝稀稀拉拉地拍起了巴掌,甚至有外行人说比赛也能这么打就好了,遭到前后左右观众的自动鄙视。“小朋友要留下心理阴影。”选手席上张新杰客观地对方锐说。方锐苦笑。


周泽楷从场上下来,居然也是冲着方锐走。方锐挑起眉毛以为他要挑衅还是怎么地,可周泽楷什么时候挑衅过人?轮回队长拿出半包烟来往方锐跟前一摆:“你的?”


“呃……对。刚才忘在那了。”方锐接过烟,好不尴尬。周泽楷倒是没说其他的,坐回到轮回帮人堆里去。


“太不严肃了吧打个新秀赛还抽烟。”卢瀚文看不下去。


“你见过老叶的键盘不?”方锐正经地转过头来对着他。


“没有。”


“下次你去他那看看,一倒能倒出两缸子烟灰绝不夸张。”


“这是不对的。”卢瀚文委屈抗议。“黄少说不保持键盘清洁影响键轴使用寿命容易造成——”


“——去去去。”方锐就手抽出根新烟堵上他的嘴。


第二天正赛之前,陈老板又事事地拿了剧本来。近两年联盟风气比较不好,挖空了心思讨好观众,全明星正赛这种比赛上,谁打谁、怎么打、打成什么结果自然全是事先安排过的。方锐一看要求他结尾要怎么险胜一枪穿云吧头就特别大,开场一上去先在公频敲了一行字:“太麻烦了,随便打打吧。”


观众席上再次传来爱的嘘声。


周泽楷回了一个“好”。


此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海无量一屁股开始蹲坑,一枪穿云则悠悠闲闲地逛起了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举手投足好不潇洒。今天这图是主办特意准备的春节新图,擂台赛与团体赛共用一张:烘托过年气氛,夜空烟火幢幢,鞭炮一炸一点血。


于是导播切一枪穿云视角,观众们先跟着欣赏了一会美景。然后一枪穿云便开始散漫地开枪。海无量正躲在山崖地下盘腿浇瀑布,俨然在修行。而一颗子弹抽不冷地打上山石反弹,冲着他肩头飞来。海无量一歪身体让了过去。


他自己作死要去淋水,这一点声音变化吸引了一枪穿云,也是避免海无量老在那蹲坑不出来。一枪穿云前冲浮空,借着子弹后坐力高高跃起,将那山下的光景一览无余。


方锐见海无量暴露,吓唬人似的凝聚念气,单纯只是装腔作势。而那周泽楷则在半空中一顿眼花缭乱的子弹往上招呼。一半打在山崖上借力,令他的下落宛如飘荡般缓慢逼人,而另一半轻而易举地打断了海无量读条,姿态之强硬,令人咋舌。


海无量冲山崖上发出念气波,自己也换了个地方,可这玩意不如子弹好使有连续性。海无量看准一块落脚石头,脚尖轻轻一点,手脚并用开始爬山。半途虽然遭到一些子弹招呼,可他回头不时骚扰两下,双方谁也没占着便宜。


但见海无量终于一会山上一会溪水里地飘荡了许久,周泽楷跳到峡谷对面,也不下去了,就在山崖边上绕着他追击。两个角色进行了一场大范围小规模的移动战,血线轮着往下压,可海无量这马上就快绕场一周了也不见什么大动静,就是跑一会蹲一会,跑一会蹲一会。周泽楷也跟着他跑跑停停,不亦乐乎。最终屏幕上方开始倒计时十秒。


观众都看不懂了:这是干毛呢,还倒计时上了?比赛限时吗?


倒计时到5,海无量又回到了瀑布下,一闪身便消失了,出现在了刷新点。原来这里有个传送,难怪他一开始就钻到了那个地方。这时一枪穿云仿佛早有准备,噼里啪啦在传送的片刻僵直里将他带离了那个点,一顿子弹喂上地图中心的亭子顶部。倒计时刚刚数到0。


整个地图瞬间地动山摇,观众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光看见两个角色的血线抱团跳楼。所有方才他们经过的地方统统炸出了巨型烟火,血花裹着光花缤纷,煞是好看。海无量冲着地图上所剩无几的几个安全点奔去,又被一枪穿云牢牢封着去路——大约如此。最后在火光之间、HP滑落见底的短短空隙中,海无量和一枪穿云各自放出大招,在空中一炸,双双扑街。


“同志们过年好,同志们辛苦了!”方锐适时敲键盘。


观众席上一顿嘲笑之后是掌声。其实这压根称不上比赛,没有技术含量,两个角色跑一圈点点引线,说是哗众取宠也不为过。方锐懒洋洋地走下台,莫名地心满意足。


接下来的擂台赛也就在与地图中的各种机关相互玩弄中度过,水平不在高,好看就行。直到团队赛上此图的用意才得以充分展现——之前点的烟火花炮全成了碰不得的障碍,滚一下,伤害惊人。这回少有人再费劲巴拉地硬碰硬,比的就是谁的走位风骚不被对方往火坑里推。卢瀚文和刘小别上演了一场快剑乾坤——在每一条狭窄的火焰走廊里搅得剑光如雨,谁也不服谁。一边肖时钦颇看不下去,另一边张新杰那意思:让他们玩去吧。


无所事事的方锐在场下朗声大笑,看见杜明又跑去骚扰唐柔,他就帮着江波涛奚落杜明去了。


比赛打得火热,外头寒冷的天也就不算是个事。方锐烟瘾犯了出来偷一根,撞到周泽楷也站在体育馆外边发短信。“里头信号不好?”方锐问。“嗯。”周泽楷万能回答一个字。


“刚才应该还是我先挂的。”方锐轻描淡写地说。


“我知道。”周泽楷道。


十分气人,方锐意图照脸给他一拳,赶上周泽楷收了手机抬起头。四目相对,五官朗朗,帅是真帅,他就没下去手。“你长的帅你自己知道吗?”方锐嘲讽。


“呃……知道。”周泽楷老实回答。


方锐觉得自信到这种程度也算人间罕有了。他把快烧到手上的烟头一扔一踩,手指发烫,扳过周泽楷的下巴对着嘴唇咬了上去。


又过去好几年,大约到了张新杰都能在全明星新出的技巧赛上当评委的程度。退役后的方锐学习当年叶修加入了时不时跑去当个观众看个现场的行列,和没当选全明星的小队员一同坐在VIP席里瞧着圈中万年偶像上台当嘉宾给人颁奖,台下照旧是尖叫连连。方锐不得不感叹:“退了还这么风骚,真行。”


“周大大人太帅了,作风华丽又潇洒。”小队员里妹子星星眼,“听说好多慈善赛都力邀他出面呢。”


“方队当年不是跟他挺能打的嘛?后来你们有再打过吗?”


“大人的事,小孩八卦什么。”方锐叱责,然后摆出一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神情,“没,没打过。”


“老打打烦了?”


“那当然,烦得快死了。你见老叶什么时候闲着没事找韩文清打架?”


“呃,不一样嘛。方队和周大大又不像韩前辈那么刻板。”


方锐没吭声。


事实上,很久以前他做了件错事,此后无颜面对父老乡亲——没那么严重,无颜面对周泽楷还是有的。他悄无声息地卡着比赛结束之前的时间从观众席上溜出来,打算假装自己压根没来过。正挥着衣袖跟云彩告别呢,背后冒出个声音:“还躲着我?”


方锐背脊一僵。


那人似乎正悠悠闲闲地靠着栏杆,四个字对他来说很多了,仍然温温吞吞好比一碗白水:“要躲多久?”


“这台词谁教你的?”方锐扭过头来。


“……楚云秀。”周泽楷老实。


“你咋不学点好的呢?”方锐纳闷。


周泽楷略呆一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摞帐号卡:“打不打?”他问。


“打,当然打。”方锐道,光明正大地抽了一张。盗贼。


周泽楷挑了个枪炮。“那找地方去。”他说,双肩宛如男模般平稳。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END



评论
热度(353)
2014-03-11